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

第十章 阎王爷

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 南安孤客 1461 2019-10-24 12:53:12

    看着眼前小太监纠结的神情,齐衍离忍不住扯了扯嘴角,可他现下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齐衍离此刻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支配着,脑海中两个小人在打架。一边是真想好好料理这不懂事的小太监,将她找个由头发落了。可另一边,又想看看这小太监究竟业务不精到何种地步,还能闹出多大笑话来。

  正想着,一抹软玉温香入怀,小太监把手伸向他的里衣,那触感细腻柔软。齐衍离的身上肌肤起了些战栗,浑身一激灵,似被闪电劈中。

  “别动了。”嗓音变得暗哑晦涩。

  宋知遥一脸莫名:“啊?”

  “出去。”王爷声量大了一些,“滚出去。”

  宋知遥正欲退下,一只手却被王爷紧紧扣住。

  齐衍离看了看小太监的手,露出的一截肌肤雪白如玉,心下有几分烦躁:“以后你的手,不许再碰我。”

  严肃不可侵犯的语气。

  她本来就不愿碰的,宋知遥心想。但面上仍伏低做小,称了声是,就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  齐衍离剥了衣裳,跳入温泉里,氤氲雾气之中,他开始思索一些朝堂之事。

  可脑海里,都是阿遥的那截胳膊。

  白生生,如同新鲜莲藕一般,让他有些躁动不安。

  “阿遥,过来。”齐衍离又把她唤了进来。

  候在屋外宋知遥听见这吩咐,简直头都要炸了,这阎王爷到底想干什么?一会儿让她出去,一会儿让她进来的。

  虽然不爽,但她只能老老实实地进去。

  看见王爷正闭目泡汤,身上被温泉和雾气结结实实地笼罩着,并没有露出什么不该露出的地方。

  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宋知遥俯身,一副乖巧顺从模样。

  “取我书来,诵与我听。”齐衍离手指向一盘的乌木团刻牡丹花几,上头果然放着一卷书。

  宋知遥依言取来,是一本冷僻深奥的古书《泽文录》,里面记载着前朝武官诸泽文的所见所闻,既有治国之道又有用兵之法。

  她是极偏好这类书籍的,之前只在老师口中听闻过这本书,没想到今日竟能得见孤本。

  她喜不自胜,正想翻开,心头却涌上奇怪感觉。

  不对,她进宫时登记的是自己大字不识,自己的履历移交至王府时,想必王爷已经看过了。如今她要是能流利诵读,想必会引起王爷的莫大怀疑。

  现下这书不能诵读,因着宋知遥的人设是“不识字”。

  宋知遥沉思片刻,轻轻将书放下,摇了摇头,佯装沮丧道:“王爷,阿遥不识字。”

  “什么?王爷,这太监竟然识字?这宫里竟还有识字的太监?”纪潇大为震惊,而后反应过来,“那我立马把他赶出府去。”

  “皇兄昨日送来的人,你确定今日就要把他赶出去?”齐衍离翻看着那本《泽文录》,不紧不慢地说。

  小太监一拿到这卷孤本的喜悦神情被他尽收眼里,不识字的太监看见一本书必然头都大了,偏她拿起书后才说不识字,这种鬼话,谁信?

  纪潇自知冒失,忙改口,“那纪潇将他安排去外院洒扫吧。”

  这是个不错的安排,离王爷远远的,就不必担心这太监有什么二心。

  只是,齐衍离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,眼前竟浮现出小太监那双柔软白嫩的手。

  让这双手去做粗活,委实浪费了些。

  齐衍离回过神来,状若无意地说:“不必,既然知道此人可疑,就更该将他放在眼皮子底下。”

  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看清楚此人的一举一动,他倒想看看,这个新来的太监到底想做什么。

  宋知遥连打几个喷嚏,脸上滚烫潮红一片。偶一想到今日上午那尴尬场景,她几乎想要把自己眼珠子都给挖出来。

  呜呜呜,谁让她把王爷的裤子扒下来,还看了个干净,她脏了,她的眼睛脏了。

  但此时,比起心里难受,身体上也好受不到哪去。也不知从山庄回来后她是怎么了,身体不适,头脑发胀,咳嗽连连,只能浑身乏力地躺在床上。

  温寿为她端来一杯温水,担忧道:“阿遥,你是不是中暑了,今日从山庄回来你便一直不大舒服。”

  宋知遥斜了他一眼,心道,要不是你突然失踪,我又怎会被王爷叫去侍候,站在那么大的烈日下守着王爷泡温泉,不中暑才怪。

  想到那阎王爷,宋知遥心更堵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