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

第八章 劫数

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 南安孤客 1394 2019-10-23 12:32:26

  饶是宋知遥极力解释,自己这身雪肤肌研是天生的,并没有什么特殊护肤法。窃玉却是一点也不信,气得摔门而去。

  离开的时候嘴里还念叨着:“真是个小气太监,连个护肤法子都要藏着掖着!”

  在宋知遥和窃玉纠缠期间,温寿已经动手帮宋知遥铺好了床铺。

  “谢谢你啊,阿寿。你身上还有伤,这些事儿,本应该由我来做的。”宋知遥微笑,诚心道谢。

  温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,脸微微涨红:“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。阿遥,今天还要谢谢你救我。要不是你,我可能就被田公公打死了。还有还有,托了你的福,我才能和你一起在王爷跟前当差。”

  谁都看得出来,王爷对她很是特别,温寿不过是沾了她的光。

  宋知遥一笑,点燃了房中烛火:“我帮你只是动动嘴皮子,算不得什么。更何况,田公公不过是想立立威罢了。”只可惜,法子用错了。

  在王府门口教训下人,果真是蠢货,怪不得田公公混了这么多年还只是个普通大太监。

  倒是这王爷,宋知遥想不明白,她除却一身好皮囊外便无可取之处,也不知自己哪里吸引了这位王爷,竟然能被叫去跟前当差。

  当她收到王爷要他二人随行服侍的消息时,宋知遥就更想不明白了。

  这延阳王爷,到底想干什么?

  左右想不明白,百无聊赖之下,她同温寿搭起话来:“阿寿,你为什么会进宫当太监啊?”

  正收拾屋子的阿寿闻言一愣,继而露了个苦笑:“世道艰难,我没得选。”

  这个问题显然说到温寿心中痛处,宋知遥抿紧了嘴,暗暗责怪自己为何要多嘴一问。

  宋知遥打算赶紧换个话题缓解一下尴尬时,耳边又传来温寿悠悠的声音:“我家之前是经商的,虽不算生活富足,但也足够一家人吃饱穿暖。只可惜,十年前发生了一起事故,我的父母都在事故中不幸去世了。唉,父母离世之后,欠债的便找上门来了。为了还债,我先是被人伢子领去当奴仆,去年,我待的那户人家被抄家了,于是今年进宫当了太监。”

  “那你家中还有什么人没有?”宋知遥担忧问道。

  “有的,我还有个妹妹。”温寿坦然答道。

  “那她现在何处?”

  说到这个问题,温寿目光变得沉痛。就在宋知遥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温寿开口了。

  “十年前被人卖去教坊了,我,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。”

  温寿轻描淡写地把话说出来,宋知遥心里却好不煎熬。说来也怪,她自小就有一个毛病,就是共情能力太强,通俗地说,就是同情心泛滥。

  因此这边厢温寿说话的时候,那边厢的宋知遥已然偷偷抹起了眼泪。

  等温寿絮絮叨叨把自己的经历说完时,看见的,就是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的宋知遥。

  “阿遥,你这是?”温寿迟疑地发问。

  宋知遥掩面道: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她只是觉得,温寿好可怜。宋知遥身为一个假太监,她有爹娘双亲还有长姐,衣食无忧,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大困难,不过是被逼婚。可温寿是个真太监,还是个父母双亡妹妹被卖、背负了巨额债务的真太监。

  温寿尴尬得不能自持,明明遭受苦难的人是他,怎么阿遥表现得比他还要难受一般,于是伸手拍了拍宋知遥的肩膀:“阿遥,我没事的。”

  宋知遥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温寿只好耐着性子安慰起宋知遥来:“人嘛,都是有命定劫数的。人的劫数,不是在此时,便是在彼时。但老天设置的这些劫数,必定都是你能通过的。”

  宋知遥闻言,抹了抹泪,抬头看向温寿:“真的吗?”

  温寿一笑,露出好看的两排牙齿,摊开双手,道:“你看我现在,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吗?所以啊,就算是劫数,终有尽头的时候。”

  劫数,宋知遥拭去了眼泪,心中反复默念着这个词,思绪忍不住纷飞。那她的劫数呢,究竟是逃婚一事,还是入了王府呢?

  还有,她的劫数,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