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

第七章 挑刺

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 南安孤客 1244 2019-10-23 12:05:00

  “你这意思是,在皇宫替皇上当差,便是无福之人了?”

  这话分明是在挑刺。

  宋知遥惶恐,急忙跪下,支支吾吾地答道:“阿遥……不是这个……意思,阿遥是觉得自己一个太监,能替皇家当差已是阿遥之幸。阿遥何德何能,能在王爷身边做事?”

  一旁的温寿也跪下帮她说话:“是啊是啊,王爷慧眼识英,能在十几个太监一眼挑中阿遥,是阿遥的福气才是。”

  齐衍离撇撇嘴,“慧眼识英?”

  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眼宋知遥,轻笑出声,“就你?”

  尽管宋知遥心里暗骂这怪异王爷一百遍,可脸上还是不得不堆着笑,道:“阿遥资质愚钝,办事手脚笨拙,可在英明神武的王爷手下当差,即便今日不是英才,明日也会是英才。”

  齐衍离笑了笑,暂时放过了她。

  这番话说得宋知遥只想狂扇自己嘴巴子,竟然如此狗腿地说出这么肉麻的话,简直辱没她——一个知府千金的名声。

  呸呸呸,恶心死了。

  可要说在王爷跟前当差也不是没有好处,比方现下,宋知遥就不用和一同进府的小太监们挤在八个人的通铺,而是住在一间宽敞明亮的下人房间。

  只是,这南北通透的房间并非她独享,而是与温寿共住。

  带他们去房间的人,是王爷身边的婢女窃玉。

  窃玉鲜妍俏丽,对着这两个新来的小太监半分笑模样都无。她语气冷淡地交代了二人守夜轮值的时间,而后仔细看了看宋知遥,双眸里闪出几分疑惑:“你真是太监?”

  长得竟比女子还要精致漂亮。

  宋知遥有些心虚,偏过头,避开了窃玉的眼睛:“是的,窃玉姐姐。”

  这问话有些古怪,好像是在怀疑宋知遥的太监身份。温寿急忙为宋知遥打圆场:“是啊,窃玉姐姐,我们进宫的时候割得可干净了。”

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窃玉被温寿这话闹了个大红脸,忙啐了他一口:“你说什么呢,污言秽语,下流。”

  窃玉骂完温寿,眼睛又看向宋知遥,满是好奇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平日都是如何保养的?”

  纪潇将府里的账册交与王爷,没想到王爷看也不看,挥手让他拿走。

  “王爷,那两个小太监伺候您伺候得如何?”纪潇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中药,闻着就苦。

  紫檀木书案前的齐衍离,冷冷地看了纪潇一眼:“新来的,办事怎会得力?”

  “那王爷还把他们提拔到跟前……”这不是上赶着给自己添堵吗?

  “我看了这些人的履历,就属他二人年纪最小、资历最浅。”齐衍离眯起凤眼,端起那碗熬得浓浓的中药。

  纪潇明白了,皇上送来的侍疾太监宫女,又不能不用。王爷怕其中有眼线,便选了两个资历最浅的。

  齐衍离起身,将那碗药倾数倒在一盆青竹里。

  药汁顺着青竹缓缓流下,青竹显然是不止一次地被中药滋养了,竹子的颜色呈现出青黑色,看上去有些可怖。

  “皇兄这次往府里送了不少人,你做事当心些。”无视纪潇的诧异神色,齐衍离放下空碗,对纪潇道。

  皇帝齐云炽往王府里送了那么些太监宫女,名义上是侍疾,实则更是监视,故而不能不小心些。

  “听闻,修昀近日也要回京了?”

  纪潇一愣:“未曾听说睿晟王爷要回京的消息。”

  “罢了。”齐衍离话锋一转,“明日,我要去凌雾山庄,听说那儿的温泉不错。”

  齐衍离接着吩咐:“那两个太监也去,顺便让蓝禾去查查他们的底细。”

  尤其是那个叫阿遥的。齐衍离眯紧了眼睛,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了那个小太监的俏脸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