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

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

南安孤客

  • 古代言情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4上架
  • 255630

    连载中(字)
本书由原宿小说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一章 王爷是吧?

她成功抱上了大佬的腰 南安孤客 3306 2019-09-02 18:10:09

  一辆飞驰的马车上,坐着主仆三人,提着大包小包,看上去似要出远门。

  “小姐,咱们,就这样逃婚了,老爷怎么办啊?他不会怪罪下来吧?”其中一个脸稍圆的丫鬟问道。

  一袭素色衣裙的宋知遥缓缓睁开双眼,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竟是让身旁两个丫鬟呆上一呆。

  “紫真,我都说了,出门在外,就不要提逃婚的事情了。况且,逃都逃了,有什么好怪罪的。难不成,你是害怕了?”

  提起逃婚这事儿她就来气,父亲宋继河竟然私自给她订了一门婚事,甚至都没有过问她的意见。

  呵,那便好了。索性她痛痛快快地逃了婚,让她这父亲头大去吧!反正是他老人家订的婚,有本事就让他老人家结去,凭什么一纸婚书下来,就让她去嫁给刺史的儿子。

  紫真见自家小姐气鼓鼓的模样,悻悻地住了嘴。

  一旁的妙瞳见状,摇了摇头,拿出包袱里的干粮递给宋知遥:“小姐,吃些东西垫垫吧。逃出来好几天了,您的胃口一直就不大好,夫人若是知道了,定会心疼的。”

  想到自己的母亲,宋知遥忽而有些愧疚,拿了干粮沉默了片刻,而后说道:“说起来,我逃婚一事,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母亲了,不仅假借她的名义出府,还白白地让她为我担心。这会儿,父亲肯定还在责怪于她。”

  紫真眼神一亮,不失时机地开了口:“小姐,那咱们不如回去吧?”

  反正这风餐露宿日夜兼程的日子,紫真是过够了,还不如回府好好呆着。

  没想到话没说完,宋知遥就干净利落地赏给了她一个爆栗。

  “回什么回?回去,又要被催着嫁给那白刺史的儿子,要嫁你嫁。”反正她可不嫁。

  紫真倒是想嫁,听说那白刺史的儿子白天衡文功武治都很是了得,人品亦是不错,不知道自家小姐为何这么抵触。

  紫真自讨了没趣,只能用求助似的眼神看着素来机灵的妙瞳。

  妙瞳会意,开口问道:“小姐,那咱们现在去哪啊?”

  宋知遥眼里突然充满期待,透着缕缕光芒:“去京城,看长姐!”

  说罢,便挑开了轿帷,看向绿意盎然的外面景色。

  那里,生机勃勃,一切充满可能。

  这京城,可真是繁华遍地,十里长街川流不息,建安虽然也是名城,可二者相较起来,建安还是差得不少。

  宋知遥带着丫鬟紫真和妙瞳在各处吃吃喝喝,玩玩闹闹。

  直到三人逛街逛到了皇城门口,天子脚下,宋知遥才想起她此行的目的来。

  她要干什么来着?对了,进宫见长姐。

  长姐芷荞,与她一同长大,虽非一母所出,可二人感情却深。芷荞善刺绣,知遥好读书,姿容皆是出众,并称建安双姝。

  姐姐虚长她两岁,于昌隆元年的选秀入了宫。

  可是入宫后,就甚少听说姐姐的消息,只听说姐姐很是得宠,年前还封了妃子呢。

  如今,宋知遥来到这皇城门口,自家长姐,定然是要见上一面了。她要和姐姐大吐订婚苦水,如果能顺便求着姐姐帮自己一把,把那订婚给取消了,那就更好了。

  皇城气派巍峨,单单一扇玄武门门口,便有几十个重兵把守,直看得她心尖发颤。

  宋知遥鼓起勇气上前,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,冲一位面相和蔼的守卫道:“这位大哥,我是建安巡抚宋继河的二女儿宋知遥。我长姐是宫中的宋芷荞荞妃,听闻她近日身体不适,可否行个方便,让我进去看看她?”

  守卫嫌恶地看了她一眼:“皇城重地,岂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地方。”

  宋知遥以为他是嫌钱少,又往守卫的手里加了一锭银子。

  “不让你进就是不让你进,”守卫把银子扔还给她,“没有皇上的指令,谁都不得入内。”

  宋知遥撇了撇嘴,心生一计,忽然捧心倒在了地上,奄奄一息道:“我如今命不久矣,临死之际只想看我家长姐一眼,求求这位官爷行个方便吧!只要派人进去通传一声便好。”

  话毕,还装作有气无力的样子,楚楚可怜地看着他。

  饶是她如何国色天香,守卫只冷漠地扫了她一眼,不为所动。

  这个守卫还真是铁石心肠,宋知遥腹诽道。正当她一筹莫展之际,旁边悠悠地停下一辆马车。

  这辆马车,四面皆是精美的丝绸所装裹,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,使人瞧不清内里是个什么模样。

  宋知遥暗想,果然是京城地界啊,连辆马车都这么精致高档。

  从车上下来一人,宋知遥定睛一看,在这炎炎烈日下,那人仍是身着一身厚重的月白色袍子,上头绣着浅浅云纹,腰间系一条皎白玉带,身材颀长清隽,长相极是俊雅。

  可惜面容孱弱苍白,薄唇毫无血色,能看出是个带病之人。但气质尊贵不凡,想来是位达官显贵。

  守卫一见他,恭敬道:“王爷。”

  听到这句称呼,宋知遥倒是想起来了。

  的确有位延阳王爷,号称是京城头号病秧子的皇帝亲弟--齐衍离。据说这位王爷自娘胎里便带了三分病气,出生后又遇上一场重病。落下如此病根,当世名医都说王爷这病神仙难治。

  虽如此,当今太后却是更为偏爱这位病体缠身的王爷,不仅亲自取了延阳二字为封号,意为延年益寿阳气充盈,还将这王爷从封地召回京中,为他寻遍名医,搜尽名贵药材,只为治好这位王爷的身体顽疾。

  可多少药材吃下去,这王爷的身体仍旧不见好转,怪不得在这烈日下也穿着厚厚衣裳。

  正想着,那位延阳王爷带着侍卫畅通无阻地进了玄武门,宋知遥急忙跟在他身后。

  守卫依然面无表情地拦下了她。

  宋知遥指着前方的王爷:“我是跟前面那位王爷一同来的。”

  守卫摸不准她说的是不是真的,疑惑又讨好地看向延阳王爷。

  谁知被她指着的王爷回了头,微眯了眯一双凤眼,深邃的眸子正对上她的眼睛。

  宋知遥急忙露出了个讨好的笑容。

  那位王爷用冷漠的眼神端详了她片刻,道: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  宋知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  守卫连忙将宋知遥扔远了些。

  她气得牙痒痒,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爷消失在视野里。

  王爷是吧?她记下了。

  可是记仇归记仇,如何才能混进宫去看看长姐呢?

  宋知遥开始头疼。

  今年侍选宫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,这条路不行。当今圣上又甚少出宫,微服私访偶遇计划泡汤。宋知遥左思右想,忽而瞥见

  贴在墙角的一张不起眼的皇榜。

  有了。

  “什么?”紫真与妙瞳异口同声地惊叫道,“你要扮成太监入宫?”

  宋知遥将那揭下来的皇榜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,正色道:“对啊,这是我能想到的,最快进宫的方法了。”

  紫真一脸疑惑道:“小姐,你什么不扮成宫女入宫呢?”

  宋知遥不出意外地甩了她一个脑瓜蹦,“我不是说过了?今年宫女侍选时间已经过去,而现在,”她拿起手中的皇榜晃了晃,“正是选太监入宫的大好时机。”

  想到能进宫,宋知遥就有些喜不自胜。就算守卫要拦她,王爷不帮她,那又有什么关系,她照样能进宫,照样能堂堂正正地进去看姐姐。

  到那时候啊,她就可以趾高气昂地站在守卫面前,让他们恭恭敬敬老老实实地放自己进去。

  宋知遥想着想着,便笑出了声。

  谁知妙瞳说了句话,打断了她的美好幻想:“可是,小姐。皇宫,可不是那么好进的。”

  紫真继而道:“小姐,您可要想清楚,这扮成太监进宫,可是大罪,被发现了可是……”

  紫真支支吾吾地说不上来,妙瞳补充道:“欺君之罪。”

  紫真点头,道:“这欺君之罪,严重的话,还要……”

  见紫真又卡壳,妙瞳递话:“坐牢。”

  紫真道:“流放全家。”

  妙瞳:“一人砍头!”

  “甚至满门抄斩!”

  见两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地越说越慎人,宋知遥摆摆手:“你家小姐聪明着呢,万万不会走到那一步。”

  “可是,可是万一呢?”紫真忧心忡忡地看着钻进牛角尖里的自家小姐。

  宋知遥耸耸肩,一脸轻松地说:“你家小姐这么聪明,一出手,一般没有万一。”

  见两个丫鬟一脸怀疑地看着她,宋知遥声量大了起来:“如果有,那我就跪在那人面前,涕泗横流,死死地抱住他的腰,求他饶命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